主页 > 电信资讯 > 实体经济发展就可以解决的

实体经济发展就可以解决的

同时现在所有的风险都在宏观、中观、微观层面都有一个共振,这种共振的效果越来越明显,宏观政策上面的共振,美国的货币政策会影响到中国,中国的货币政策影响到美国,中观方面有共振,美国的股票市场跌了,中国的股票市场也会跌,至少在跌的层面是有共振的
 
,市场当中都是联动的,微观层面同样也是有共振,很多投资机构的投资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了,任何一个市场的波动会影响到微观决策主体的决策方向和决策内容,而这个共振也是很大的,为什么这次资本市场被一系列的监管政策反映这么大?很大的方面是来源于监管政策的共振
 
,保监会、银监会、证监会、人民银行有政策,这几个政策分别发出来对市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但是集中相对比较短的时间发出来以后,就形成了物理学上所说的共振,而这种共振整个的政策量级是几何级数的提升,我一再的和监管机构的领导建议,我们发布政策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其他相关监管协调方面应该涉及的具体措施,保持政策共振不至于过大市场的影响不至于剧烈。
 
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重合了,但是以后会发现,真正在汽车领域的龙头老大不见得是汽车的制造厂商,完全有可能是系统集成商,有可能是设计、电子系统、中控系统,未必生产汽车,波音公司不生产飞机上任何一个零件的,而是整个的相同之处越来越多。
 
但是它是世界飞机最大的公司,这种集成能力有别人不可比拟的竞争性。以后金融怎么样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也是一个特别大的课题,而这个课题的解决绝不是简简单单说的我们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就可以解决的。
 
  第二,GDP数字本身的数字含义到底有多大的意义?可能下一步大家也会考虑,因为新经济整个的特点是在减少中间环节,大家知道服务业很大一部分是在经济的中间环节,如果我是去中介化、去中间商,对我整个GDP的数字有一个下拉作用,
 
所以新经济程度越大,按理说GDP增长幅度就会越低,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为以前我要生产一个蛋糕得中间商放在商店去卖,现在用APP直接就可以送到家,什么在家里做的蛋糕吃不了的可以通过平台经济分享出去,这就是分享经济,
 
但是分享的过程当中我把不必要的中间环节全部切掉了,而切的过程使得我整个经济的增长速度在数字表现方面会有一个下降,所以下一步怎么样开发出来更适合反映新经济增长的国民经济指数,也是一个重要的学术课题。